手机版

访问手机版

 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

庚子年战疫.小城记事
[ 编辑:admin | 时间:2020-03-31 08:39:00 | 浏览:888次 ]
分享到:

/朱仁凤

米缸里有米,冰箱里有菜,灶台上有油盐酱醋,心里就不慌。这大概是今年新春新型冠状肺炎人民战争中,禁足居家的全国人民心里最真实的感受。我所在的小城,也正在经历这场史无前例的人民战役,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人类灾难,人们从无知无畏到发懵,从恐慌到配合政府积极抗疫,正在经受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考验。

谁也想不到,春节刚刚来临,一场人类与病毒的战争正悄悄逼近。

庚子年的农历小年24日,昔日浮躁、忙碌、一成不变的小城就开始有些拥挤,城里的人明显多了起来,三五成群走在街上的大多数是从外地务工回来的人员,人们归心似箭从四面八方赶回来过年,脸上洋溢着回家的喜悦。

在外奔波了一年的人们,走出了淡定从容的步子,小城的节奏似乎也跟着慢了下来。人群里偶尔见到一、两个戴口罩的人,口罩在人群中有些显眼,与微信朋友圈里零星的武汉消息一样,并未引起人们的过度反应,病毒似乎离小城很遥远,街上一如既往地人来人往,过新年的气氛越来越浓。

   在琴行,与陶然聊起武汉疫情以及街上已经有人戴起了口罩的话题,皆认为应当警觉起来,早预防为好,当即便去药店买口罩。走了一家被告知断货了,便去了另一家,嗅出商机的店家趁机涨价售卖,N95口罩买不到,一次性普通口罩卖到了45元一包,店家的表情让你感觉自己掏钱不亏,以后可能就没货了。

农历大年28日,街上人熙熙攘攘,各大商场爆满采购年货的人们。小城里的消息总要来的晚一些,当终南山院士说出新型肺炎肯定有人传人现象,人们似乎并没有嗅出空气里越来越近的病毒威胁。29日,一条消息在微信朋友圈刷屏,公历2020年元月23日晚十点武汉将全城封城。武汉人民争相涌进超市储备粮食与生活必需品,也有人闻风连夜出城,心情骤然紧张起来,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被武汉人民壮士断腕的悲壮触动了泪点,为他们揪着一把心。

元月24日下午,江西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这天正是中国人最看重的农历大年除夕,我们七兄弟姊妹各自宅在自家过了一个冷清的除夕夜。与往年的两大圆桌菜肴相比,年夜饭极其简单,吃完饭便早早上床拿起手机刷朋友圈,关注武汉及全国疫情形势。这天起我变得婆婆妈妈起来,就像一位苦口婆心的老村长,不厌其烦地每天准时在家族微信群里发疫情信息,提醒家人没事一定不要出门,家家要备足油盐柴米、口罩及生活必需品。

元月25日,县人民政府出台关于临时关闭密集人群文化娱乐场所及活禽交易市场的通告。小城里戴口罩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不戴口罩的占少数,一些人还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尤其是老年人,上街不见几个戴口罩出门的。

看不见的敌人已经潜伏在四周,人们还没有警惕起来。元月26日,县疫情防空应急指挥部公告,要求市民尽量避免外出,出门必须戴口罩,亲戚朋友及邻里之间不要相互窜门、拜年,严禁在酒店请客聚餐,严禁举办婚丧嫁娶等各类聚会活动。

小城里除了几家超市及医药店,所有店铺都停业关门了。无意中从县媒体看到县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主动请缨到防控一线的感人一幕,护理科微信群有如下对话:

“各位妹妹都要做好家人的工作,派进去是不能回家的哦。”

“我家人非常支持我的工作,没有后顾之忧。”

“已经打好预防针了。”

“作为感染科的护士,我觉得我有义务上一线。”

医院收治了一名疑似新型冠状肺炎病人,神经内科的陶护士主动请战到隔离病房去护理,理由是:我年轻,没有家庭生活负担。

两位退休老医师要求不计报酬到防控一线发挥余热与特长。

这几天总被那些冒死逆行的人们感动的热泪盈眶,这次是来自身旁的感动,危难时刻才理解什么是医者仁心。

元月27日,进贤县号称“医疗器械之乡”,在全国紧缺医用物资的关口,县政府及时出台扶持政策鼓励相关工厂开工生产。同时得知本县为武汉灾区捐赠了40万双医用手套。灾区人民正深陷水深火热中,医用物资是当前灾区急需的,进贤人民雪中送炭,真是一件让人暖心的事。武汉疫情肆虐。今天是农历大年初三,朋友圈里被一条消息霸屏,晚八点整,武汉城里的人们相约打开窗户齐唱“义勇军进行曲”、“我和我的祖国”,悲壮的歌声刺破了夜空,也刺痛了全国人民的心,这一幕让我瞬间泪目,在感动中几度泪崩,这场抗疫战争中,武汉人民的牺牲、成全与悲壮可想而知。

元月28日,进贤县出现首例新型冠状肺炎确诊病例。

风雨欲来。政府派出巡逻车在各街道及各小区喇叭喊话,要求大家不要出门,居家自我保护。城里的巷子口用钢管扎起了网格,各小区搭起了防控点,由各社区各单位召集志愿者及组织临时党支部负责各小区的疫情防控,我楼下就有三个防控点,从窗口可看到对面防控点的情形,戴袖章的防控员,国旗、党旗、遮雨棚、条幅标语及钢管网格成为街道的主旋律。

街上的人明显少了,出门的都是负责家庭生活的主妇,人们争相去超市储备米面粮油、肉禽蛋奶、蔬菜瓜果等生活物品,各家超市都被扫荡,货架上的食物及卫生纸等被抢购一空,连一包方便面都看不到了。也有少数满不在乎的,中午我特意避开超市人流高峰,下楼去屯些吃的用的回家,路过一水果店,见一中年男子与店老板娘在神聊,该男子没有戴口罩,出言也惊人,一口的进贤话:要死躲不过,会死就x朝天,不死就万万年。

我被此人无知无畏的气概所征服,绕道远远避开了他。疫情初期,这种防控意识淡薄的人不是个例,从一些报道疫情的官方公众号留言栏,就看到好些年轻人吐槽长辈们不听劝阻的苦恼,我身边就有个叫琴的女孩,她为了劝阻父母不要出门,差点与父母闹翻了,有时父亲想溜出去,她便每天盯着他,盯到他老实了为止。

当晚12点,全县营运客车、县城公交、镇村公交等暂停营运。元月29日,进贤县确诊病例2例;元月31日,确诊病例增加至8例,数字大有蹭蹭往上增长的势头。同日省教育厅发出“停课不停学,2月10日起江西统一安排中小学生在线上课”的通知。

人们从各种渠道了解到外面的疫情,特别是武汉的确诊与死亡数据,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人们逐渐接受了病毒凶猛的事实,恐慌开始在小城里蔓延,大街上空空荡荡,县城每条街道除了几位坚守在防控点的防空员,只见到一位清洁工。恐慌总让人怀疑家里屯的食物不够维持度过危机,今天出门去超市屯点肉类及蔬菜回家,走在街上难得遇见一个人,小城仿若就在一夜之间成为一座空城。

人间突然沉寂无声,家家关门闭户,谁也不知道谁家的情况,除了偶尔看见对面窗口有人影晃动,整条街道听不到一点人声。楼下有一酒楼,门口栓了一条体型庞大的叫不出名字的宠物狗,这货认得附近的居民,平时从酒楼门口经过,它不会出声吠人,或许因为这异常的安静,这人间突然安静的让它无所适从,它对着空荡荡的街道拼命地狂吠起来,一声紧接一声,警惕、凌厉而惶惑,一声一声似仰天长问,似长啸,我站在窗口许久,仿若在旷野里,遇见一位孤独的吹箫人。

2月1日,新增确诊病例1例,同日对文港镇某区某单元实施封闭式管理,未经允许本区域人员与外来人员一律不准进出该区域。

进贤的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23日,全县启动临时交通管制。巡逻车在街道及小区里日夜巡逻喊话,劝阻居民不要出门,规定每家每户两天内允许一人出门购物,进超市要配合测量体温,各乡镇各村委会也组织巡逻员喇叭喊话,微信群里看到一段用进贤乡音喊话的视频,十分有趣。朋友圈也经常看到全国各地各具特色的防控标语以及巡逻员乡土乡音的喇叭喊话视频,严肃紧张中透着诙谐与智慧,让人在沉郁中忍不住一乐。

不给国家添乱,躺在床上睡大觉也能为国家做贡献。这是今年开春勤劳乐观的中国人民最调侃的一句话。大概每家的情况都差不多,我们家三口人分成三国,各自蜗居在自己房间里,干着各自喜欢的事情。两个爷们闭门不出,我负责家里的柴米油盐,多则个把礼拜,少则三、五天出一次门。每次出门都像上战场一样,对着镜子戴上口罩、眼镜和帽子,全副武装裹严实了才放心出门,走在街上,偶尔碰见个把人,双方便会迅速拉开距离,人人都变得跟特工一样警觉。今天穿过空荡荡的街道到华润万家超市,好像是额温枪坏了,有几个人在排队等测量,工作人员正问话一女子,该女子说从外地回来,他随口问了句“从湖北回来呀”,周围的人瞬即散开,这与歧视无关,出于本能保护自己也就是保护家人,毕竟谁也惹不起病毒。上了二楼直奔肉类区,见剩下几块零零碎碎的不新鲜的肉,非常时期是吃不到新鲜肉的,便捡了两块,又到水果区捡苹果,一男子也走过来买苹果,或许是喉咙痒,他突然很压抑地咳嗽了一声,旁边一妇人赶紧提了袋子就走,我警觉地盯了他一眼,尴尬着要不要赶紧闪人,该男子也正尴尬,在极力忍住第二声咳嗽,我快速捡了一小袋苹果便走,避免双方尴尬。出一趟门就怕带病毒回家,回家便赶紧冲洗一番并给鞋底消毒。这时期我经常有意避开孩子,与家人错开时间段吃饭,同住一屋,有事一般都是与孩子视频联系,这是疫情期间我唯一能保护孩子的方式。

2月4日,获知本县已经有四名护士随江西医疗队出征支援武汉,成为最美逆行者。她们是代表进贤人民去打一场生死保卫战,不计报酬、不论生死是全国医护人员在祖国危急时刻写在请战书上的宣言,这个春天触动人泪点的太多了,有太多的悲伤也有太多的感动。

小城继续沉寂,静的甚至听不到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孩子们都突然变得安静了,好像在他们心里,也知道了这个病毒凶猛的比“狼来了”更可怕。整座城只有风在空荡荡地飘,人们从老到幼,何曾见过这般安静的人间?

楼下那只宠物狗似乎已经适应了过来,它安静了许多,也不再抓狂了,只是好像偶尔会想起点什么,便又冲着大街咆哮几声。这时,从太阳城到磨盘洲湿地公园,静悄悄的老街道,只听到犬吠声被风徐徐荡开,空旷的人间,便回荡着余音悠远的长啸声。

2月6日,县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发布第013号令,所有镇村(小区)一律实行封闭式管理,居民凭有效证件进出,需配合体温测量。

住在老家的大姐给我打来电话,说乡下也不许出门了,村里的路都封了。大姐是特意回乡下等孩子们回去过春节的,疫情打乱了她的计划,孩子们都没有回去。大姐是国家实行计划生育最早一批结扎的纯女户家庭,一直耿耿于怀没有生育男丁,总觉得跟女儿住一起不妥当,坚持要一个人住到乡下去,猝不及防的疫情把她一个人困在农村过春节,我再三叮嘱她注意防范。管理措施越来越严,估计进贤的情况越来越坏了。果然,27日,进贤县确诊病例29例,已经沦为南昌地区的重灾区,好在下午还有一则令人振奋的消息,进贤县首例确诊患者治愈出院。

尽管心里挂念着大姐,我还是十分赞成这种严格的管理措施,因为农村老年人居多,大家意识不到潜在的危险,而病毒太狡猾,我们都伤不起。

2月10日,新增确诊病例1例,确诊病例共37例。

这场人类与病毒的生死战役中,全国人民最关注的就是疫情数据,我们从数据中知道了很多武汉人失去了亲人。活着就好!这是人们庚子年最深的感悟,大家都从朋友圈更新的信息获知彼此平安的消息。今天突然想起一位湖北黄冈的文友没有消息,黄冈是湖北省内仅次于武汉的重灾区,便赶紧微信问候,她平安着,心头的石头便放下了。

很多平时不太交流的诗友发来了问候,大家都想知道彼此是否平安活着。这个春天,人们为什么泪水总在眼眶里打转?因为每个人都是这场悲壮战役的亲身经历者。

2月12日,孩子们网课第三天,看到许多吐槽的帖子,疫情下的网课把学生、家长、老师都快给逼疯了,有家长调侃说,以前是不让孩子上网,现在是逼迫孩子上网。213日,在县媒体看到首位援鄂护士李稳的疫区手记,她感慨在武昌方舱医院将是她这辈子最难忘的集体生活,她所在的住宿酒店门口经常会收到爱心人士送来的水果、成人尿片、消毒物品等,接送她们上班的师傅每天都会对她们道一声:谢谢你们,注意安全!里面医患之间的关系也很融洽,经常会有患者对她说,谢谢你们,感谢你们的到来!这些手记记录了疫情中的温馨一幕。

闭门禁足的生活对孩子来说是件难事,对老年人来说也是难事。母亲近两年患阿尔茨海默氏病,与她视频时三哥吐槽说她天天吵着要出门,不带她出去走就对着三哥伸拳头,说话时母亲又举起了拳头,小拳头举得老高却总舍不得捶下来,我笑了,母亲就像小孩一样闹着可爱着。

2月15日,江西省公布的全省最新疫情风险等级,进贤县由重降为较重,至此,疫情基本控制了在县境内蔓延。

人们从懵逼中反应过来后,开始享受居家生活,朋友圈里满是秀厨艺的家伙,好像都在欺负我不善厨艺,家族群里也常常发秀厨艺的食物,看得人馋涎欲滴,想吃的紧,看着大家开心,心情跟着明朗起来。

窗外已春意浓浓,从阳台上往外看,楼后院子里的花草红红绿绿煞是好看。

2月16日,进贤县新型肺炎病例连续7天零增长,下午3名患者治愈出院,至此,已经有7名患者治愈。

形势开始向好。这与全县人民的共同努力是分不开的。经过各级单位扫网式摸排,湖北来县人员共有四千余人,其中武汉三千二百余人,政府将他们分区分片集中隔离医学观察,以便控制传染源,切断所有传播途径,效果显著,后来都是好消息。

2月27日,进贤县由中风险下降为低风险。

3月8日,最后一名确诊患者治愈出院,37名患者全部治愈出院。至此进贤县确诊病例清零,零死亡,医护人员零感染。

3月11日,江西省住院确诊病例全部清零。

3月12日,雨,植树节,插柳植树种植希望的日子。江西省解除一级响应,将一级响应降为二级。

人们经历了无知无畏、发懵、恐慌、适应到坦然面对配合政府防疫,总算盼来了好消息。

3月14日,晴,窗外鸟声啾啾,大街上的人明显多了起来。丽与珊两姊妹来了,与孩子们一起去看望老母亲,这是闭门禁足以来第一次去城外,发现外面已经是春光烂漫,看见路边怒放的油菜花,仿若已经与外界隔离半个世纪了。

3月20日,今日春分,天气晴好。今日开始气温升高,北半球逐渐昼长夜短。好消息也来了,江西省解除二级响应,将二级响应降为三级。

每天醒来第一件事便是关注国内外疫情形势及疫区消息,今天无意中刷到自己的诗歌作品《逆行者之歌》被中国教育电视台1频道推送,由著名表演艺术家斯琴高娃朗诵,感到很意外。这首诗歌先后被贵州广播电视台、济南广播电视台两位电视台主持人金栋和段卓成老师朗诵,也被全国众多朗诵爱好者朗诵过。全国其它省份的新增确诊数据已连续多日为零,18日湖北全省包括武汉在内确诊数字为零,据说湖北确诊病例清零这天,数据上报员哭了,全国人民都在关注这个数据,很多人热泪盈眶,大家都理解

她的眼泪,人类与病毒的生死博弈走到今天实在太不容易了,国内的疫情基本控制住了,但境外输入异常严峻,战役还将持续。国外的疫情数据正每日暴增,多国失控,微信里时常看到各国的超市里抢购一空的视频画面,世界真是病了。

老鼠一样困于家中五十余天,人们开始焦虑生计问题,尤其是年轻人,大多数都负担着房贷车贷的压力,都急着想上班。政府也在考虑民生问题,相继出台一系列刺激创业、就业政策。县政府也在根据疫情情况研判形势,在逐步放开企业恢复生产,店铺营业也在逐步放开。教育部门正在科学研判开学时间,各学校也在做开学准备,校前路口的钢管网格今天已经割出一条通道,相信不久,放飞孩子们的日子就快到了。

人间已处处春暖花开,离放飞自由还会远吗?


个人简介:朱仁凤,女,笔名淡水,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南昌市作家协会理事.《八一诗选》执行主编.著有长篇小说《双凤朝阳》(团结出版社出版)、《近水胡家》.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潮》、《大理文化》、《名作欣赏》等杂志、报刊两百余家.获全国大赛奖若干.



上一篇:【文港动态】江西南昌旅游集团调研文港乡村旅游
下一篇:进贤县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公告!
用户评价
发布评论
验证码:
内容: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